河北博物院的镇馆之宝是什么?

作者:永利28平台    发布时间:2020-05-06 17:44    浏览:103 次

[返回]

问:河北博物院的镇馆之宝是什么?

1953年4月在保定筹建。1981年5月,该馆从保定迁到石家庄。1987年3月迁现址,10月1日正式开馆。2013年6月8日,扩建后的河北省博物馆对外试开放。

河北博物院镇馆之宝评选近日出炉。经公众网络投票,评选出长信宫灯(西汉)、刘胜金缕玉衣(西汉)、中山王铁足大铜鼎(战国)三大镇馆之宝。出土于西汉中山靖王王后窦绾墓的长信宫灯,高48厘米,重15.85公斤,灯体为一通体鎏金、双手执灯跽坐的宫女,神态恬静优雅,因灯上刻有长信字样而得名。出土于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墓的刘胜金缕玉衣,通长188厘米,共有2498块绿色、灰白色、淡黄褐色等颜色玉片,金丝重约1100克,是中国首批禁止出国(境)文物。作为战国中山国王墓出土九鼎中的首鼎,国宝级文物中山王铁足大铜鼎鼎高51.1厘米,腹径65.8厘米,重达60公斤,鼎外壁刻有77行469字铭文,是我国发现的战国青铜器中铭文最长的一件。

图片 1

2014年6月9日,河北博物院揭牌,正式对外开放。

编辑:孙毅

说来挺有意思,河北博物院的几件“镇馆之宝”一般情况下在河北博物院里面是看不到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几件重要的文物真品经常在全国各大博物馆“出差”,甚至有的文物还经常出国“出差”呢,所以能在本馆看到到成了不容易的事儿了。下面咱们扒一扒河北博物馆的宝贝到底有什么?能引得全世界人民这样的关注和喜爱。

河北省博物馆现有馆藏文物共15万件,其中一级文物360余件,馆藏中以满城陵山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及其妻窦绾墓出土的文物最负盛名。两套金缕玉衣是我国考古发掘中第一次发现的、保存最完整的汉代玉衣。

说来也巧了,今年老猪本来打算去河北博物馆参观一下,结果查询得知想看的几件果然在出“公差”,他们都在北京国家博物馆进行的“秦汉文明”大展上“抛头露脸”呢,机缘巧合咱就近一饱眼福吧,下面都是现场实拍的真文物照片,(可不是复制品)。篇幅有限,咱这次先说三件。

陶瓷类文物是河北省博物馆的特色藏品,特别是河北境内三大名窑----邢窑、定窑、磁州窑的产品各有风格、各逞其妙;另外,保定出土的一批元代窑藏瓷器也是馆中珍藏。自宋代至现代的千余件书画作品也是河北省博物馆的经典收藏,其中不乏名人、大家之作。另外,馆内藏书5万余册,有不少是明清善本图书,为河北省地方志主要收藏单位之一。

NO1,河北博物馆镇馆之宝,金缕玉衣。

西汉透雕双龙高钮谷纹白玉璧

这件玉衣可是穿越了几千年来到咱眼前的西汉《窦绾金缕玉衣》,窦绾是中山王刘胜的媳妇,刘胜就是刘备口中的(我乃大汉中山靖王之后)那个靖王,这件玉衣出土于河北保定满城县的一座小山上,这个小山我实地探访过,形制非常神奇,在一片平原之地突兀出风水俱佳的一个地方,难怪刘胜要把这里作为万年吉壌了,这个玉衣出土有重大的意义,因为以前只是在古书上面提起过“金缕玉衣”,实物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出土是第一次从古史记载到实物的重大成果。总共在满城汉墓出土了2件玉衣,还有一件是刘胜的,这2件玉衣便成为了河北博物馆当仁不让的镇馆之宝之一。

白玉双龙纹高纽谷纹璧 ,西汉,纽高25。9厘米、璧外径13。4厘米,1968年满城陵山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

NO2.中华第一灯,长信宫灯。

西汉刘胜金缕玉衣

这个灯也是来自西汉的宝贝,其实也是出土于满城汉墓的窦绾墓,这个灯设计特别巧妙,大家看照片,这个宫女的姿态是一手拿灯,另一手袖似在挡风,其实这个功用为虹管,用以吸收油烟的,怎么样,几千年前的人便有环保意识了,就问你牛不牛!可能有朋友问为什么叫长信宫灯?答案是因为这个灯上面自己写着呢,标注了“长信”字样,长信意思其实是指窦太后(刘胜祖母)居所长信宫,故而得名长信宫灯。

我国目前已经出土玉衣的西汉墓葬共有十八座,而金缕衣墓只有八座。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河北满城一号墓出土中山靖王刘胜的金缕玉衣。它用一千多克金丝连缀起2498大小不等的玉片,由上百个工匠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完成。整件玉衣设计精巧,作工细致,是旷世难得的艺术瑰宝。1968年,这件金缕玉衣出土时,轰动了国内外的考古界。

no3.汉代鎏金银青铜蟠龙纹壶,这个壶的样子大家可以看到,极为霸气奢华,它也是出土于满城汉墓,是刘胜的日常用器,相当重足足有17公斤左右,壶体用了大量繁琐的鎏金银工艺,口部和圈足饰鎏银卷云纹带,腹部饰四条独首双身的金龙相互翻卷蟠绕,并缀以金色卷云纹。远远看去,富丽堂皇,摄人心魄。

玉衣是用金丝将玉片编缀而成,玉片为岫岩玉制作。上衣呈绿色,玉质莹润,下身为灰白和淡黄色,整体主要分为头罩、上衣、手套、裤筒和鞋等五部分。共用不同形状玉片2498片,金丝约1100克。其外观和人体形状相同,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死后的殓服。

当然老猪介绍的这三件宝贝也只是众多文物珍品中的九牛一毛,老猪还是建议大家有时间亲自到河北博物馆看看这些咱古人几千年前就打造的人类文明,涨涨姿势。反正也不要钱嘛。

西汉窦绾金缕玉衣

像刘胜金缕玉衣和西汉长信宫灯可能是涉及比较多,也是大家进河北省博物馆都要看一看的,然后,元青花估计是这几年“青花瓷”逐渐火起来之后,有些人会有意的去看一看青花瓷。 青花瓷其实也分很多种,上次去河北省博物馆专门去看了“元青花釉里红贴花开光盖罐”,据讲解人员介绍,这一件元青花是现金世界仅存的最完整的意见釉里红贴花开光盖罐。另外有两件,一件在日本以为私藏家手里,还有一件在故宫博物院,但是故宫博物院这一件的盖子是修复的。 这一件元青花是60年代出土于保定永华南路小学原址,据当时经历过得人讲,这里临近北京,应该是早年间大户人家的宅院。1963年发大水,学校教室被灌水,在处理涝情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件元青花。 元青花作为最早出现的成熟青花瓷,以工艺高超、存世量稀少而备受瞩目,还曾经一度被传为清初的器物。原因马未都先生曾经说过:当时虽然瓶底写着落款,但是大家都觉得元代应该不会有那么高超的技术,所以很多人便认为元青花是仿品。 据河北省博物院的讲解员介绍这件元青花之所以珍贵,主要体现在工艺和成品率。首先这不是民间的器物,另外釉里红和青花的烧制有不同的要求,其中釉里红对窑炉的要求很高,因为形成红色的氧化铜对温度的要求很高要控制在1300左右,温度低了就会变黑温度高了颜色就没了。 另外,河北省博物院这件元青花应属最为名贵的元青花系列,它使用的是从中东进口价比黄金的苏麻离青,注意观察博物院这件元青花的盖罐,能清楚的看到一种锡光,这就是因为原料使用这种进口原料,它低锰、高铁、含硫和砷、无铜和镍,所画出来的花纹浓艳深沉有紫褐色的光。 所以下次再去河北省博物院一定要其明窑名瓷罐去看看这件元青花,每天定时段有免费讲解,一定要听听。

窦绾金缕玉衣,西汉,全长1.72米,1968年满城陵山中山靖王刘胜妻窦绾墓出土。玉片为岫岩玉,多数呈纯绿色,夹有灰白、黄褐色。玉衣分为五部分。共用玉片2160片,金丝约700克组成。玉衣形式与刘胜墓的相似,头下有鎏金镶玉铜枕。“金缕玉衣”复杂的制作工艺、精细的制作,反映了当时玉器工艺所达到的高超水平,故定为国宝。

河北省博物馆的十大镇宅之宝

西汉长信宫灯

西汉透雕双龙高钮谷纹白玉璧

西汉长信宫灯是中国汉代的青铜器,灯体通高48厘米,重15.85公斤。1968年于河北省满城县中山靖王刘胜妻窦绾墓中出土。2010年作为中国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展品展出。

白玉双龙纹高纽谷纹璧 ,西汉(公元前206年—公元8年),纽高25。9厘米、璧外径13。4厘米,1968年满城陵山中山靖王刘胜墓出土。

宫灯灯体为一通体鎏金、双手执灯跽坐的宫女,神态恬静优雅。长信宫灯设计十分巧妙,宫女一手执灯,另一手袖似在挡风,实为虹管,用以吸收油烟,既防止了空气污染,又有审美价值。其环保理念体现了古代中国人民的智慧,长信宫灯被誉为“中华第一灯”。

西汉刘胜金缕玉衣

这个灯上面标注了“长信”字样,长信意思其实是指窦太后居所长信宫,故而得名长信宫灯。

我国目前已经出土玉衣的西汉墓葬共有十八座,而金缕衣墓只有八座。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河北满城一号墓出土中山靖王刘胜的金缕玉衣。它用一千多克金丝连缀起2498大小不等的玉片,由上百个工匠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完成。整件玉衣设计精巧,作工细致,是旷世难得的艺术瑰宝。1968年,这件金缕玉衣出土时,轰动了国内外的考古界。

西汉错金铜博山炉

玉衣是用金丝将玉片编缀而成,玉片为岫岩玉制作。上衣呈绿色,玉质莹润,下身为灰白和淡黄色,整体主要分为头罩、上衣、手套、裤筒和鞋等五部分。共用不同形状玉片2498片,金丝约1100克。其外观和人体形状相同,是汉代皇帝和高级贵族死后的殓服。

高26厘米,通体用金丝错出流畅、精致的纹饰,金丝有粗有细,细的犹如毫发。炉座铸出透雕的纹样,作三条蛟龙腾出波涛翻滚的海面,龙的头托住炉盘随风飘荡的流云。整个炉盖和炉盘上部铸出“博山”,山势峻峭,峰回峦转,层层起伏。炉盖土的山峦间神兽出没,虎豹奔走,轻捷的小猴蹲坐在峦峰高处或骑在兽背上嬉笑玩耍,猎人们出现在山间,有的肩负弓弩,有的正在追捕逃窜的野猪。气氛紧张,画面生动。

西汉窦绾金缕玉衣

1993年9月,西汉错金铜博山炉在国家文物局组织的一级品鉴定活动中,被定为国宝级文物。

窦绾金缕玉衣, 西汉(206年-公元8年),全长1.72米,1968年满城陵山中山靖王刘胜妻窦绾墓出土。玉片为岫岩玉,多数呈纯绿色,夹有灰白、黄褐色。玉衣分为五部分。共用玉片2160片,金丝约700克组成。玉衣形式与刘胜墓的相似,头下有鎏金镶玉铜枕。“金缕玉衣”复杂的制作工艺、精细的制作,反映了当时玉器工艺所达到的高超水平,故定为国宝。

元青花釉里红镂雕开光盖罐

西汉长信宫灯

元代青花釉里红开光贴花盖罐1964年出土于河北保定永华南路元代窖藏,通高41cm,口径15.5cm,足径18.5cm。该罐采用青花和釉里红装饰,通体施青白釉,釉层凝厚,釉面青亮,极为滋润。纹饰丰富,层次清晰,主题突出,全器纹饰有10余层。该罐的蹲狮钮罐盖的盖面采用变形莲瓣纹和回纹装饰。罐身的颈肩部为缠枝牡丹纹、忍冬纹,并有下垂的如意云头纹,云头纹内饰莲池纹,云头之间饰折枝牡丹纹。腹部四面用连珠纹作菱花形开光4个,开光内装饰牡丹、石榴、菊花、四季花卉纹。枝叶用青花渲染,花朵和山石用釉里红涂绘,红、蓝色交相辉映,具有极强的装饰效果。

西汉长信宫灯是中国汉代的青铜器,灯体通高48厘米,重15.85公斤。1968年于河北省满城县(今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西南约1.5公里的山崖上)中山靖王刘胜妻窦绾墓中出土。2010年作为中国2010年上海世界博览会展品展出。宫灯灯体为一通体鎏金、双手执灯跽坐的宫女,神态恬静优雅。长信宫灯设计十分巧妙,宫女一手执灯,另一手袖似在挡风,实为虹管,用以吸收油烟,既防止了空气污染,又有审美价值。其环保理念体现了古代中国人民的智慧,长信宫灯被誉为“中华第一灯”。

类似的元代青花釉里红开光贴花盖罐器物在世界仅存4件,其中两件流失到国外,一件存放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此4件器物相比,河北省博物馆这件保存最为完整,是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完整的青花釉里红极品。

西汉错金铜博山炉

战国错金银虎噬鹿铜屏风座

高26厘米,通体用金丝错出流畅、精致的纹饰,金丝有粗有细,细的犹如毫发。炉座铸出透雕的纹样,作三条蛟龙腾出波涛翻滚的海面,龙的头托住炉盘随风飘荡的流云。整个炉盖和炉盘上部铸出“博山”,山势峻峭,峰回峦转,层层起伏。炉盖土的山峦间神兽出没,虎豹奔走,轻捷的小猴蹲坐在峦峰高处或骑在兽背上嬉笑玩耍,猎人们出现在山间,有的肩负弓弩,有的正在追捕逃窜的野猪。气氛紧张,画面生动。

错金银虎噬鹿屏风座,战国时期的家具构件。1977年平山县三汲村战国时期中山国王“错”墓出土,长51厘米。猛虎身躯浑圆、色彩斑斓,弓身右曲,三足着地,一爪腾起,正将捕捉的小鹿送入张开的巨口之中。老虎的凶猛与小鹿的弱小形成鲜明对比。典型的战国时代风格。动物腹下刻有铭文,说明制作时间及官匠姓名。

1993年9月,西汉错金铜博山炉在国家文物局组织的一级品鉴定活动中,被定为国宝级文物。

战国立凤蟠龙纹铜铺首

元青花釉里红镂雕开光盖罐

战国立凤蟠龙纹兽面铜铺首为兽面衔环形,纵74.5厘米,横36.8厘米,环内径16.5厘米,外径29厘米,重21.5千克。

元代青花釉里红开光贴花盖罐1964年出土于河北保定永华南路元代窖藏,通高41cm,口径15.5cm,足径18.5cm。该罐采用青花和釉里红装饰,通体施青白釉,釉层凝厚,釉面青亮,极为滋润。纹饰丰富,层次清晰,主题突出,全器纹饰有10余层。该罐的蹲狮钮罐盖的盖面采用变形莲瓣纹和回纹装饰。罐身的颈肩部为缠枝牡丹纹、忍冬纹,并有下垂的如意云头纹,云头纹内饰莲池纹,云头之间饰折枝牡丹纹。腹部四面用连珠纹作菱花形开光4个,开光内装饰牡丹、石榴、菊花、四季花卉纹。枝叶用青花渲染,花朵和山石用釉里红涂绘,红、蓝色交相辉映,具有极强的装饰效果。

该铜铺首全身共雕塑8只禽兽,造型采取了浮雕和透雕相结合的铸造工艺,龙、凤、蛇颈首均突出于器面之上,动物造型生动,形神兼备,通身饰细密的羽纹和卷云纹。这件铜铺首造型巨大,纹饰精美,整体布局错落有致,结构严谨,为罕见的艺术珍品。

类似的元代青花釉里红开光贴花盖罐器物在世界仅存4件,其中两件流失到国外,一件存放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此4件器物相比,河北省博物馆这件保存最为完整,是中国乃至全世界最完整的青花釉里红极品。

战国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

战国错金银虎噬鹿铜屏风座

1977年平山县三汲村战国中山王“错”墓出土。案面已朽,仅存案座,边长47.5厘米。底部是两雄两雌跪卧的梅花鹿,四龙四凤组成案身。四龙独首双尾,上吻托住斗拱,双尾向两侧盘环反勾住头上双角。四凤双翅聚于中央连成半球形,凤头从龙尾纠结处引颈而出。集铸造、镶嵌、焊接等多种工艺于一体,复杂精巧,无以复加。2011年被评选为河北省博物馆新馆入展文物“十大珍宝”之一,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山国的器物。

错金银虎噬鹿屏风座,战国时期的家具构件。1977年平山县三汲村战国时期中山国王“错”墓出土,长51厘米。猛虎身躯浑圆、色彩斑斓,弓身右曲,三足着地,一爪腾起,正将捕捉的小鹿送入张开的巨口之中。老虎的凶猛与小鹿的弱小形成鲜明对比。典型的战国时代风格。动物腹下刻有铭文,说明制作时间及官匠姓名。

战国中山王铁足铜鼎

战国立凤蟠龙纹铜铺首

战国中山王铁足铜鼎[1],高51.5厘米,腹径65.8厘米。中山王鼎为王墓中同时出土的九件列鼎中的首鼎,铜身铁足,圆腹圜底,双附耳,蹄形足,上有覆钵形盖,盖顶有三环钮。鼎身刻有铭文469字。据鼎铭得知,此鼎为奉祀宗庙的礼器。中山王鼎是中国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铁足铜鼎,也是铭文字数最多的一件战国青铜器。铭文字体瘦长,清秀挺拔,有所谓悬针篆风格。

战国立凤蟠龙纹兽面铜铺首为兽面衔环形,纵74.5厘米,横36.8厘米,环内径16.5厘米,外径29厘米,重21.5千克。(铺首,即门扉上的环形饰物,大多为兽首衔环之状。)

1977年于河北省平山县中山国王墓出土。

该铜铺首全身共雕塑8只禽兽,造型采取了浮雕和透雕相结合的铸造工艺,龙、凤、蛇颈首均突出于器面之上,动物造型生动,形神兼备,通身饰细密的羽纹和卷云纹。这件铜铺首造型巨大,纹饰精美,整体布局错落有致,结构严谨,为罕见的艺术珍品。

战国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

1977年平山县三汲村战国中山王“错”墓出土。案面已朽,仅存案座,边长47.5厘米。底部是两雄两雌跪卧的梅花鹿,四龙四凤组成案身。四龙独首双尾,上吻托住斗拱,双尾向两侧盘环反勾住头上双角。四凤双翅聚于中央连成半球形,凤头从龙尾纠结处引颈而出。集铸造、镶嵌、焊接等多种工艺于一体,复杂精巧,无以复加。2011年被评选为河北省博物馆新馆入展文物“十大珍宝”之一,错金银四龙四凤铜方案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中山国的器物。

战国中山王铁足铜鼎

战国中山王铁足铜鼎[1],高51.5厘米,腹径65.8厘米。中山王鼎为王墓中同时出土的九件列鼎中的首鼎,铜身铁足,圆腹圜底,双附耳,蹄形足,上有覆钵形盖,盖顶有三环钮。鼎身刻有铭文469字。据鼎铭得知,此鼎为奉祀宗庙的礼器。中山王鼎是中国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大的铁足铜鼎,也是铭文字数最多的一件战国青铜器。铭文字体瘦长,清秀挺拔,有所谓悬针篆风格。1977年于河北省平山县中山国王墓出土。

搜索